浅析内部会计控制方法在军队财务中的应用

我国的金融体制,从开始发展就带有计划经济的色彩,虽然经过了市场化改革,也由原来的分业经营慢慢走向混业经营的道路,日益与国际金融接轨,但是现行的金融机构体制仍存在着诸多不足和缺陷。本文论述了现行金融机构的特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行政隶属关系和管理模式,同时,还阐述了金融机构的组织体系,市场体系,监管体系以及商业银行内部审计制度等方面的不足和缺陷。在此基础上,对我国银行和金融机构的体制改革方向提出了相关的建议。
关键词制度创新金融改革体制弊端

一、前言
改革开放20余年来,中国的经济体制有了较大转变。在走向市场的这段期间,其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然而,与此相对,我国金融体制的创新变革则显得有些滞后。当然,作为金融创新的核心内容改革开放20余年来,中国的经济体制有了较大转变。在走向市场的这段期间,其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然而,与此相对,我国金融体制的创新变革则显得有些滞后。
二、金融是现代经济的龙头和血脉
金融是经济发展的龙头。它主从三个方面影响经济发展
第一,金融是企业融资、控制和资源配置的主手段。微观企业的融资行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金融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因为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和产业整合的进行,企业并购行为时有发生,企业在合理的规模、技术范围内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离不开融资手段的丰富和发达。
第二,金融发展是动员、分流储蓄和规避风险的重手段。金融可以把居民和企业的储蓄加以集中,然后配给到需资金的经济主体手中,从而可以帮助投资者摆脱投资不可分性的约束,但是它也带来了储蓄者的流动性风险问题。不过金融市场可以通过股票等权证的流通和自由转让解决这一问题,从而做到集中储蓄资源进行规模投资和解决流动性风险的有效权衡。
第三,金融是对外开放的重渠道和手段。当前我国面临着流动性过剩和外汇储备过多等一系列经济困境,很大程度上在于我国的经济还没有完全融入经济全球化之中。金融的发展对于我国的汇率制度改革等有着至关重的意义,企业是一个国家的主经济主体,如果金融得不到有效的发展,金融市场得不到健全或银行系统不能完善,就不利于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因为它们无法摆脱软预算约束的束缚,也就没法进行技术创新和提升智力结构,进而无法促进一国改革的深化和经济的发展。
三、中国最近五年金融制度的发展
我国金融制度在最近五年的发展主体现在
1.股权分置改革基本完成。我国资本市场的股权分置改革是循序渐进进行的,与我国经济体制渐进转轨的思路并行不悖。在经济发展的初期,资本市场必的管制和约束是与我国经济发展的赶超战略以及控制金融剩余密切相关。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金融发展的深化,股权分置带来的社会负外部性急剧增大和扩散。主表现在赶超战略的终结和渐进转轨的宏观经济效益边际递减,使得股权分置的经济意义不断减弱;股权分置导致的社会金融资源的低效配置造成社会机会成本呈现递增趋势,在民营经济不断发展壮大的情况下尤其突出。因此,股权分置改革是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必步骤。
2.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和监管机制的健全
《证券法》和《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的推行和进一步完善,为资本市场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制度平台,并且为证监会等监管机构提供了可靠的法律参照和依托。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界定了国家和市场的产权边界,为资本市场的自由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基础。企业上市的审批制到审核制的转变,意味着企业上市的政府干预色彩变淡,政府寻租的空间得以压缩。同时企业可以凭借自身的经济实力来获得上市的金融资源,从而有利于企业的做大做强。审核制也符合当前国际经济金融发展大趋势,即是对企业上市资格的必监督,也是促进和激励企业利用金融资源,发展经济实力的必制度。
3.企业债券市场不断发展。企业债券的发展有助于我国资本市场结构的完善和深化。企业债券可以发挥衔接且制衡国债与股票交易价格的功能。相当多的金融产品创新依赖于企业债券市场的发展,比如资产证券化等。企业债券能促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企业债券利率是制约市场利率波动的一个重因素。
四、结论
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起点是“大一统”的计划金融制度,随着渐进转轨改革序幕的拉开,我国的金融体制改革也在不断推进。以市场金融制度取代计划金融制度一直是我国金融改革的目标取向。但是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在以往的金融改革进程中,我国的金融制度创新与变迁走的是政府主导型变迁之路。这一模式的选择对体制内经济的平稳增长和对中国渐进改革的顺利推进做出了巨大的历史性贡献,也使我国基本确立了市场金融的制度框架。然而这种金融制度创新与变迁模式却使我国当前的金融制度处于非均衡状态。这种非均衡状态主表现在金融组织制度的缺陷、金融宏观调控制度的缺陷、金融市场制度的缺陷和金融监管制度的缺陷这四个方面。因此需有创新的金融制度安排来推动我国金融制度的进一步变迁。
在当前经济发展阶段,自下而上的需求诱致型金融制度创新与变迁方式在我国不大可能实现,而地方政府最有可能成为制度创新的主体,成为连接中央政府制度供给和微观主体制度需求的重中介。于是中间扩散型制度变迁方式就会出现。在这种变迁方式中,由于地方政府的介入,会使微观主体的金融制度需求得到较大的满足,从而加速市场金融制度的实施步伐。而当市场经济程度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时,政府就会逐渐减少对市场的行政干预。同时,产权独立的微观主体也会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承担金融制度创新的成本。到那时,微观主体将成为金融制度创新的“第一行动集团”,从而过渡到需求诱致型变迁方式。◆

参考文献
[1]钱小安,金融监管体制、效率与变革[M]·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06,2103-115、138-147